木林森

这里木林森,更新全部随缘。

点我点我...!(一个语c群宣

您还在为没有cp而感到烦恼吗...?您还在为不会文言文感到忧愁吗?只要点击一下学习群,只要输入707209345!!机会难得,只要输入707209345!!还在等什么,我们期待您的光临。




求求来人吧嘤嘤嘤。707209345嘤嘤嘤。

论求生者得到奖金会干什么

文渣,轻喷.

艾玛出去后开了一家很小的花店.虽然说没有找到自己亲人,但这样的小生活也不错——清晨阳光照的人暖烘烘,露水在阳光衬托下蓬蓬生辉.想想就很舒服.

玛尔塔对庄园人说过,想拥有一台飞机,成为一名真正的空军,她说“等我拿到了奖金,我一定回来带你们离开这里——!”

艾米丽为了补偿之前所犯的过错,走访穷苦人家,用自己赢来的奖金尽可能帮助人们——她也发誓过,一定会治好园丁的.

克利切因孩子偷窃被抓,瞎了一只眼,但他一直深爱着那些孩子.所以他为了孤儿院才来到此处.“...等我拿到奖金,我就带着艾玛小姐一起逃离这里...!!”他当着所有人的面这样说.

奈布是名雇佣兵,有了这笔巨额当然是逃离雇佣兵的生活.他想找一个心爱的妻子,有一个幸福的家庭,想要一个普通而又美好的生活.他对同为军人的空军讲过“...我不想在有任何杀戮了,每天在鬼门关前徘徊,我受够了...!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想象是美好的,但他们不知道,只有一人,才能逃离这里.

一些小日常随笔(好久没更新了)

严重ooc
能接受在点进来

园医组:
哦~艾米丽,你看,这是我为你特意栽种的花。
谢谢...不过游戏的时候小心点儿。
当然了,艾米丽。

蜘机组:
特蕾西...我的义肢被砸坏了...
嗯...没关系,我来帮你修吧。
(瓦尔莱塔氏乖巧.jap)

欺诈组:
嘿,瑟维,来比比看谁先溜死那个上等人吗?
哦...如您所愿。

杰佣组:
不是所有的人——都会吃您那恶心的一套。
我想...是的,亲爱的...佣兵先生?

约黑组(最近萌上的):
嘛.来自东方的先生,请问能给您拍张照吗...?
...我想...可以。

一个群宣(点我点我)

您还在为粮不够吃而感到头痛吗?您还在冷圈里没粮吃即将饿死而感到烦恼吗?不用担心只需点开QQ输入一下几个数字:712508725。点一下你即将可以玩上一年;点一下可以看见软萌(?)群主,还在等什么,只需输入712508725机会不能错过,我们真诚等待您的加入。

以上是脑抽写出,站tpg感到抱歉。
(所以加群吧嘤嘤嘤)

当一方吃醋后

不喜勿喷
严重ooc

园医组:
“艾米丽那个人是谁”艾玛眯着眼问道面前人
“是玛尔塔小姐。我一个老友”艾米丽招招手,解释道。
“呵,不管怎么样艾米丽你只能是我的我的”艾玛不屑看了看叫玛尔塔的人,死死盯着那位叫“艾米丽”的人看着。

蜘机组:
“哎呀,特蕾西你在干什么呢?”瓦尔塔用余光看了看刚刚与机械师交谈许久走的人。
“当然是在和冒险家先生交谈,毕竟在机械师眼里灵感比金钱重要。”特蕾西理了理头上帽子笑了笑。
“哦…这样嘛”瓦尔塔小声嘀咕着随即转身离去。
“怎么了嘛……”留在原地的机械师不解地望着远去的身影,隐隐约约传来一声惨叫……

欺诈组:
“瑟维……你…你为…为什么不理理克利切了!”慈善家抓住魔术师衣领质问道。
“哦?那你说说看那个园丁是怎么回事?”瑟维眯着眼,反握住抓着衣领的手,带着一丝怒气反问道。
“那是…是艾玛小姐不许你说她!”慈善家愤愤地瞪着魔术师。
“呵……是吗……?”魔术师半眯着眼,手上力道越来越重,似乎要掐碎似的。
“你放开…放开克利切!不然你会后悔m的!”慈善家咬着牙,握紧拳头,用尽全力往面前砸去。
“好啊……试试看?”瑟维硬生生接下了这一拳,眯着的眼随即紧紧盯着面前人看……

杰佣组:
“呦?假绅士又在说些什么花言巧语来迷惑人?”佣兵冷笑了几声,目光盯着前面,不以为然说了说。
“哦?您好像无缘无故说我,我都没表示什么呢?”杰克转过头,礼貌回答了人。
“呵,恶心至极的绅士礼仪。”佣兵冷冷说道随即扬长而去。
“真有趣呢……”杰克盯着刚走不远的背景,轻轻抚摸了手上的指刀“希望你也别和那群妓女一样无趣吧……哈哈哈……”空气里回荡的瘆人的笑声和刻骨铭心的惨叫。

当他们回来后

妇联三观后小甜饼
严重ooc
文渣轻喷

铁虫组:
“先生…我回来了…”
托尼不敢相信地看着面前人
手中手机掉地了也没有去捡
“先生…你抱我太紧了…”
“我不想再失去你一次了…”

锤基组:
“嘿!亲爱的brother?”
洛基玩弄着手中的杯子
向着面前一脸懵逼的哥哥打着招呼
“不要这样盯着我,我在这里。”

盾冬组:
“史蒂夫,,咳咳我知道你很激动但是你能不能…”
“巴基,别说话,让我抱会你,就一会……”
“好吧。”
(今天的美队有巴基了吗?)

幻红组:
幻视牵起面前人的手
注视着面前人的眼睛
“对不起,我来晚了…”
“还有,我爱你。”

当攻方黑化

不喜勿喷
严重ooc

园医组:
艾米丽,我的天使
为什么你总会想着别人?
是不是只要他们死了…
你就只会永远看着我呢…?

欺诈组:
亲爱的克利切,能告诉我
为什么?
为什么你还对那个园丁念念不忘?
是不是只要她消失了
你才会注意到我吗……

蜘机组:
哦,亲爱的特蕾西
我又把那群无知嘲笑你的人杀了哦…
咯咯咯…这样这样特蕾西
我们就能永远永远在一起了哦。

杰佣组:
嗯?他们都听说你死了哦,奈布。
其实你没有死,你一直在我这里。
哈哈哈一群可笑的人,我怎么可能会把你
交给除我以外的人呢,
我的小甜心。

然后我要宣群啊啊啊啊,欢迎各位加群催稿
群号码:725078184






很抱歉占tap,来给自己好友宣个群,一个水群欢迎各位人士光临,还有我在写文在写文!(估计明天就能发)。

眼睛

是一个小可爱点的梗 @黎冥白鸦 ,不过被我挖成巨坑?
私设奈布没有参加庄园游戏但却在战争中失明
严重ooc
可以接受往下翻

  “我们很抱歉奈布先生,你的眼睛可能再也看不见了…”艾米丽拿着手里的报告对着面前年仅22岁的人说道。不禁有点惋惜,才22岁就失明了。
  然而那名叫“奈布”的男子却意外的平静——至少捡回了一条命不是吗?身为一个雇佣兵,在各种战场上转来转去能活到现在不就是个奇迹吗?
  “医生,我什么时候能出院?”奈布攥紧床单,那双本应该散发着光彩的眼睛,却再也无法发出光亮。
  “嗯…等伤口痊愈了你就可以出院了…不过你能在那么大的爆炸活下来是个奇迹。”艾米丽有些惊讶地回答道——正常人听到自己失明应该会十分悲痛甚至渐渐颓废。
  “是吗?我也这样觉得。”面前的男孩苦涩地笑了笑,能捡回这一条命算是老天对他的祝福了吧?不就是失明了么…
  艾米丽没有多说话,她知道现在应该让病人好好冷静下“那奈布先生,多注意休息,有事可以按铃铛。”艾米丽离开病房,心里还是有些疑问,那么瘦小的人为什么身上会有那么多致命的疤痕?
  奈布靠在枕头上,慢慢闭上那双暗淡失神的双眼——接下来我能干什么呢?

当攻方知道受方装死后

前续自翻
是后续
严重ooc

园医组:
艾玛:艾米丽…呜呜你吓死我了…
艾米丽:傻子我怎么会离开你呢?
(艾玛一把抱住门口的艾米丽,那张脸终于露出了笑容)

蜘机组:
特蕾西:好啦,我这不是回来了嘛。
瓦尔莱塔:我我我不想再让特蕾西受伤了!
(今天的机械师也是在哄一个哭唧唧的小蜘蛛呢)


神幸组:
瑟维勒罗伊只是静静地抱着幸运儿。
只能听到他对幸运儿说的这句话:
别这样了,我真的怕失去你……


杰佣组:
杰克呆呆地看着面前的人
回过神,紧紧地抱住了人
奈布第一次看见杰克哭了。